嗣染_

这个号目前只嗑粮,不产出。现在主fgo小英雄以及Detroit

【白狄】上阳行(下)

·上篇链接走主页
·一个清流的糖,原谅我前面铺垫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这篇一定扯回正题x
·对中秋节传统习俗一窍不通,里面出现的诗词版权归李白,纰漏之处烦请见谅


并没有给狄仁杰思考的时间,剑仙已经覆了上去,不着痕迹的在治安官嘴角留下一个吻,狄仁杰被他那双湛蓝如皎月的眸子盯得回不过神,心里虽然已经乱了套,但脑子还是清醒的,于是不由分说一把推开了还揪着自己衣领的剑仙。
“怀英…”李白唤着自己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诧异,虽然久别重逢,狄仁杰此时还是忍不住想狠狠给他面上来一拳。他幻想过无数次他们重聚的场景,包括每一步李白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他心里清楚得很。可偏偏现在,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两年里的每一幕如潮水涌来,几乎让他站不住脚。
“我还有差事,请剑仙另寻一处落脚。”
这话是假的,在他说出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其实他想说的全是挽留的话,可是他天生的脾气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败下阵来,治安官嘴上这么说,可他望着李白的眼神,分明就是希望对方能挽留自己。下一秒他在心里感激,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放不下这个常常浑身酒气的家伙了。因为无论如何,李白都能看穿他的想法,一个眼神,不经意间的表情,说错的一句话,即便隔了两年,不,再隔多年也依旧如此。
李白从背后将他环住,鼻息轻轻吐在他发间。狄仁杰听到一个充满恳求的发问在他头顶响起,
“怀英,愿与李某共度中秋夜吗?”

沉默良久,空气一度因这紧张的气氛而凝固。
“嗯…”终究还是中了他的套,狄仁杰早就被他吃得死死的,这边他的理智还未完全恢复,那边李白的吻就将他刚组织好的思绪拆得七零八落。
没有淡淡的酒香,反倒有股狄仁杰平日常喝的那股茶的香气,在他唇齿间攻城略地的舌尖居然也在微微的颤着,无非是在告诉狄仁杰自己有多激动他没有拒绝那个邀请罢了。
吻了许久李白才将有些恍惚的治安官放开,狄仁杰的双颊泛着些微红,写在脸上的都是他究竟有多疏于此道,不过在李白看来却十分可爱,刚想再拉他入怀,就被人一只手抵住下颚。
“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说这番话时狄仁杰故意躲避着他的视线,不过李白清楚,这话多半已经有了答案。
“怀英尽管考虑,李某会在大明宫右墙外歇脚,要是想好了,今夜就到那里去寻我。”李白前脚迈出去时又回头冲着狄仁杰带了句
“李某有一事未曾告与怀英,今夜当讲。”

中秋夜,望长安,玲琅满目,章台歌舞,人群涌进大街小巷,坊市皆张灯结彩,酒家飘出的香气同糕饼点心的甜味交织。狄仁杰好不容易才挤过了两条街,来到右墙外这条街更是拥挤不堪,正在左右为难之际,身后忽然伸来一双手将他拉近。
狄仁杰努力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反手就要给人头上来记令牌,可惜剑仙力气比他大,他还未出手就已经被对方牢牢钳住了。
得寸进尺。
“李白,这是在街上…”治安官有些不安的四处望了望,好确定没有熟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你说有一事要告诉我,究竟是什么?”稍微搂了一会儿,在李白松手时狄仁杰忍不住发问。
“怀英别急,先同我四处逛逛,莫辜负了这番良辰。”
罢了,他也拗不过。而且,与李白这般同游长安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怀英,握着我的手,人多容易走丢。”如劝孩童般的语气根本不允许治安官再作思考,李白兀自牵了他的手就往前走,手心的温度一路从指腹蔓延到掌心,狄仁杰觉得有些别扭,还是别开了头没去看李白笑意盈盈的眉眼。
约莫走了四条街,在经过一个街头时路忽然被围得水泄不通,狄仁杰刚想掉头,就被李白轻轻一拽,整个人贴了过去。
“怀英你看…他们在祭月呢。”
狄仁杰顺着李白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地上放着几尊烛台,一旁的那棵矮树此时已被彩纸悬满,狄仁杰认得这种树,若有人要求来年五谷丰登,就会在彩纸上写下丰收,虽是祈愿,但也无疑是种美好的祝福。
“不如我们也去写一签?”
“嗯。”
不如李白的字那般狂放,狄仁杰的字方方正正,中规中矩,他思索良久,最终还是提笔写了人的名字。
“太白”
他不在乎李白写了什么,他希望李白留下来,仅此而已。即便他们平日不相见,可始终是近了些,即便在街坊偶遇一字不答,至少心里却有万语千言。此时治安官才恍神,那个印象中浑身酒气,喜欢叼着草茎在他身旁窜来窜去唤他怀英的人,不知从何时起,已变得无法取代,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思绪,或者说,他非常喜欢这个人,虽然他从未说过。
世间无巧不成书,树枝的另一端,留下一张墨迹未干的彩纸,赫然书着“怀英”二字。
“怀英可是写了李某的名字?”
“多虑了。”
“怀英的脸更红了。”
“……”
其实不知几何时起,他狄仁杰就奈何不了李白了。

未走几步李白又说要拉他去猜灯谜,说是整日躬身朝政,也该好好放松下,再说了,他精通字形,又懂驳辩,于是和狄仁杰打包票能拿到头奖。不等人提出质疑就拉起人挤到最前面去了。
“诸位看官可有兴趣一试?此题打一成语,谜面是最难做的饭,要是猜到了谜底只需喊出来便是。”
人话音刚落,李白已胸有成竹。
“此谜简单,当是无米之炊。”
“正是,还请客官上前听下一问。”
后来的部分狄仁杰无心去听,此时的李白不似平日,倒更添了几分稳重,也难怪他能广交四海益友,他本就生得一副好皮囊,又爱作诗饮酒,仗剑天涯,试问何人不为之倾倒呢?而他狄怀英,性子就如此,又不爱与人过多来往,要说李白会喜欢他狄怀英,估计会被人当笑话,可他愈是望着李白那副光鲜亮丽的模样,愈忍不住想靠得近一些,仿佛不自觉的就要陷到其中去了。
“最后一问,谜面是九十九,打一字。”
此番竟把他李太白问住了,心里正在打鼓要如何与怀英解释自己方才的一番吹捧。那波澜不惊的面上居然多了几分灼虑。
“白。”
“嗯?怀英有何事?”李白还是第一次听狄仁杰这般唤他。
“谜底是白。”
“百缺一是九十九,百字缺一撇是白。”
治安官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说出这句时李白回头带上的那个笑,他这一辈子都未曾见过绚烂的火花,如今却在李白的那个笑里寻到了。
“这位客官,头奖归您了。”更多的人涌了上来,争先恐后的想要一睹这位学富五车的解谜人,而他们中的有些也识出了李白和身边站着的稍矮些的治安官。
不等狄仁杰思考出解围之词,李白已将他打横抱起,几个蜻蜓点水就上了城楼,风声在耳边响起,剑仙怀里有股好闻的香气,若有若无的扑鼻而来。同时响起的还有狄仁杰过快的心跳和脑子里的弦绷断的声响。
李白就这么抱着他跑了几条街,怕是他狄某有断袖之癖这件事又够茶余饭后拿来取乐了。李白寻了个清冷的城楼落脚,手里还提着方才的奖品,狄仁杰看了看,都是些瓜果糕饼,并无不寻常之处。
“头奖在李某这里。”李白将怀中一卷裱装得工工整整的文书拿了出来,摊开在地上。
“海客谈瀛洲 …烟涛微茫信难求…”狄仁杰小声读出了第一行,惊诧的望了望李白。
“正是李某的诗。”
李白的手覆上了他的手,缓缓移到诗尾那句
“别去君兮何时还…”
“这句是作给怀英的。”
“太白…”
这句落下时李白又吻了他,一手托上他的脸颊,炙热的温度立刻传了过去。
“怀英,你可记得我有一事未曾告诉你。”
“何事?”
“怀英觉得是何事?”
答案脱口而出,是李白先说的。
“李某…喜欢怀英。”
又是一吻,狄仁杰从那份无所适从中渐渐寻到了感觉。
不远处灯火通明,大明宫月色如水。
“太白,这番回来可别再走了。”
“一定。”

长相思,在长安。





-Fin-

-给读到这里的各位笔芯,中秋快乐。他们真可爱啊…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评论(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