嗣染_

这个号目前只嗑粮,不产出。现在主fgo小英雄以及Detroit

【白狄】上阳行(上)

·非常清流的糖,纯粹想写他们第三次见面的场景,算是中秋节的小甜饼x
·脑洞来自一位白狄同好很多年前推给我的《唐三彩》
·白狄无差,ooc归我




九月,万里清秋,是夜。
月色将大明宫寸砖寸瓦皆镀得泛光,此时已二更,整个长安城上下却仍是灯海如昼,夜市叫卖声不绝于耳。商队医官,酒贩屠户以及一些狄仁杰叫不出名字的人正络绎不绝涌进偌大的长安城。
每近中秋,长安城便是这番光景。除了三五成群结伴而归的游子,还会有西域之人远道而来,只为一睹其风貌。正因如此,大明宫的文武百官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批阅入关文书,提防不轨之人入长安,彻查投机取巧的商贩,诸如此类的杂事全丢给了狄仁杰隶属的衙门去管理,治安官凡事都喜欢亲力亲为,于是自然一手揽下,当然这也令他头痛不已,看着自己的计划表一改再改,工作量也几乎翻了倍,李元芳又偏偏在这个时候被调到了集市附近勘查一个不合法的作坊,他只能无奈的将自己的休息时间下调到五个小时。
今夜结束得比前几日要早,他途经一处正可眺望整个长安城,秋风萧瑟,却把这夜吹得明朗了些,他挑了处干净的地方,借着月色将怀里的书信慢慢摊开。
狂放的字迹,即便在长安街头随便拉个小贩,估计也能辨出这字迹出自谁手,毕竟那句刻在城墙上的诗想不注意都难。只是,今日书信上这句,笔锋不如那般英气,倒是夹杂了几分柔美。
要是让人知道他狄怀英居然偷偷留了这么多诗,这么多李白的诗,估计又得好好吹捧一番,诗仙不愧为诗仙,竟然连治安官狄仁杰也为之称道。
所幸的是除了治安官本人,再没别人知道了。不过李元芳倒是偷偷窥见几次,只是那日狄仁杰似乎并不开心,李元芳看了几眼,只看到写着似乎是“孟浩然”字样的题目。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治安官自然不愿错过,那几封都是以长安为题而作的,或是作于早春,或是怀景睹物思人,总之,狄仁杰照单揽下,一篇不差。

“长相思,在长安。”
他阅到这句时竟然失声笑了出来,若有相思在长安,为何又迟迟不归。不过他也心知肚明,要是不游遍这大好河山,会须一饮三百杯,李白估计就不是李白了。狄仁杰的视线飘忽到天尽头的长安关口,不知为何却暗淡了几分。这几日的入关文书中,来自西域那几篇他都能倒背如流了,却没有一封是李白的,距离上一次他回长安,约莫也要有两个年头了,狄仁杰的生活一尘不变,只是偶尔,在这样为数不多的,独自安静下来的时候,他脑中总会不自觉的闪出那年月下,背对着自己扬手刻下“欲上青天揽明月”一句,酒与野花的香气时至今日狄仁杰还能嗅得到。李白倒好,不仅没回过长安,还三天两头给别人写诗。
一想到这里狄仁杰心头就莫名光火,合上那几封诗不再阅了。没他李白在长安四处作乱自己应该偷着乐才是,不回来最好,永远都别回来了。治安官满意的拍拍手,起身回狄府去了。

长安城另一端,大批的商队还未归宿,争先恐后的涌入城门,李白将帽檐拉得低了些,身后的剑鞘与腰间的酒壶不时碰撞在一起,发出沉闷的声响。手中那块令牌被捂的发热,李白却未曾将它松开,背面那串字褪了色又被他重新描回去,李白去哪儿都不忘带着,这次也依然。他用两指掬了个圆,正和头顶的月亮一般大小,方才进来的地方,正是他当年饮至极欢时,扬剑刻诗的那一处。彼时已为武帝重用的治安官,就和他隔着这段距离,不远不近,一字一句决绝得让李白忍不住发笑。
“你可知在长安城门上刻字是死罪,还不快随我面见武帝。”
后来李白想过无数种回答,可惜那日他只字未吐,提了酒壶兀自就要走,治安官硬是拦住和他斗了一架,后来李白倒怪后悔,也不知那日有没有打疼他,又责怪自己第二次走时没能拉上他一起,此后的每夜,月色明朗时,他隔着西域风沙,望眼欲穿也瞥不见长安一眼。
他望了望大明宫,终是叹了口气,转而带上一个笑,加快脚步混进迎面而来的人群里了。

擦身时是李元芳先认出了他,面上虽然波澜不惊,心里却已乱了拍,摇摆不定也不知该不该告诉狄仁杰。他窥见过狄仁杰被灌醉时低吟李白的名字,也窥见过他无意间提起李白时目中掩不住的哀意,虽然平日里狄仁杰从不说破,但李元芳心里清楚得很,此时要是说了,狄仁杰自当闭门不见。他狄怀英要面子的毛病从来没改过,有时就连李元芳也忍不住骂那么一两句。偏巧,他刚将那作坊一案的主谋缉拿归案,又不得不回狄府去交差。
这也是一桩令李白头痛的事,狄府的墙虽不高,他想翻进去易如反掌,可四处都是侍卫,谁让那些被捕入大理寺逃出来的罪犯都爱往这儿跑呢。也怪狄仁杰做事不怎么留情面,想拿他项上人头报仇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只怕他李剑仙还没冲到人面前就已经被捆得严严实实了。他绕了一路,最终停在了后院的门旁。今日出乎意料的,院门不仅大开,连侍卫的影子都没有,他心觉怪异,可哪又顾得上那么多,就算是个诈,等人把他押到狄仁杰面前他再解释也不迟,剑仙只想了几秒,便一个跟头翻进府里去了。
李元芳想了几番,觉得没有比这更稳妥的方法了,与其他去劝,以狄仁杰的脾气多半不会理他,还不如让李太白自己去解释清楚,于是在临走时特意支开了后院的侍卫,顺便把门上的锁也卸了。
李太白,毕竟相识一场,帮你也只能到这个份上了。

李白跑得飞快,甚至来不及仔细的看看狄仁杰院里的一草一木,那双如黄琥珀般的眼睛刺得他心里某处隐隐作痛,脑中走马灯般划过曾经的一幕幕,他甚至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而口不择言,毕竟现在,剑仙的脑里已经乱成了一团,如果狄仁杰拒绝见他的话,不。李白没有再想下去了。也没有时间再让他想了,因为狄仁杰就在他面前,不过一墙之隔罢了。他站在门外思忖了半晌,还是轻轻将门推开了。
狄仁杰伏在案上,呼吸轻得让李白几乎听不到,朝宗密卷井然有序的置在桌案的一角,桌上沏的茶已经凉了,香气却还弥漫在空气里。这反倒让他松了口气,赶紧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狄仁杰披上,又把茶温起来,试图调节自己过快的心跳。睡着的狄仁杰比平日更温和些,李白细细打量他的眉眼发髻,皆和两年前那日辞别般,温润如玉——美得不像话。他忍不住伸手在狄仁杰的发上揉了一把,又挨得近了些,若是治安官此时醒来,估计就能直接吻过去了。
可他终究还是不忍。狄仁杰的性子就是这般,能亲力亲为的事,他绝不愿让别人坏了。虽然疲惫得不要命,还是要将朝中大小事一人独揽。李白自知拗不过他,于是早已托人写了信给武帝,字里行间恭恭敬敬,挑不出一点无理之处,而信的主旨,不过是请武帝给狄仁杰一天假罢了。他只需要等到天明,待到狄仁杰醒来便好。
屋内的香不知烧了几段,光透过纸窗洒在屋内,狄仁杰正是被这光照醒的,抬眼的第一瞥便是伏在自己身旁还在熟睡的李白。
“太白…?”狄仁杰轻唤这句时连音调都是抖的,心里的五味杂陈交织而上,在确认了这并非是一桩黄粱美梦时,他以更加坚定的语气喊了李白的名字。而李白也闻声醒来,抬头正对上那双泛着墨褐色光泽的眼睛,于是笑眯眯的带上一句
“怀英,早上好。”

-tbc-




评论(4)

热度(55)